您的位置: 丰城信息网 > 娱乐

典坟 169.第一百七十章 砸当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9:00:43

典坟 169.第一百七十章 砸当

江丰坐下,菜和酒就摆上桌子了。

“江丰,边喝边聊,这事可不是小事,很麻烦的。”

江丰看了一眼莫青。

“小丰,你不用害怕,也不用担心,他不敢把江家怎么样的,也不敢把我怎么样的,我不愿意,他也不敢碰我。”

莫青看来是早就知道了。

“你知道了?”

“他来的时候,我看到了。”

江丰摇头。

喝到一半的时候,江丰还是没忍住。

“历族和无名当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江丰看着莫青。

莫青想了半天说。

“知道的少点好,不需要知道那么多。”

扎一坏笑。

江丰生气,没有再问,莫青不知道他,肯定是有什么原因,不便于说。

扎一和莫青回陵村,他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他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样做,莫青说,无名当的主事不敢把江家怎么样,那只是那样说,人心最难测定的,这点江丰是清楚的。

希月来了,江丰不想见到她,可是也是没办法。

希月是来借钱的,希家砸了一当,要赔钱。

“怎么砸当了?”

“一个骨当,五十万,让人给骗了。”

砸当是骨当最害怕的事情,砸当不只是砸得当,而是砸了当的信誉。

“说说,怎么回事?”

“上个星期,我在当铺呆着,这个人是下半夜一点多进来的,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那当喊出来一百万,确实是不错,我给讲到了五十万,谁知道,他同意了,当完走没有十分钟,另一个人进来了,说那是骗的当,有证据,我知道,这是套,没办法,人家要回这个骨当,还要五十万,你也知道,不给的后果,希家不管怎么样,信誉上是没问题的,这也是骨当的规矩。”

“希家现在到这个程度了吗?”

“是呀,一百多人,有吃没喝的,挺难受的。”

“我跟江媚商量一下。”

江丰出去,进了江媚的房间,跟他说了这件事。

“你是主事,可以做这样的主,当之间相互帮着,那也正常。”

江丰给拿了五十万,希月的眼泪要下来了,可是还是挺住了,强笑着说。

“谢谢江主事。”

江丰看着希月走,心里有点酸,这个女人是真不容易。

江玲打来,让他去冥村。

江丰过去,江玲坐在典坟台那儿,有点乱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真是麻烦了,无名当竟然过来放一当,收还是不收,我现在真的确定不了了。”

“典坟人中的那个江喻叫来,当过管客,他是这个人中最明白的。”

江喻,四十多岁的一个男人,不爱说话。

江玲把事情说了,无名当的一个人过来,要放一当,这个当收还是不收不知道。

“这是资料。”

江喻看了半天,犹豫了,锁着眉头,沉默。

江丰把资料拿过来看,一下就傻在那儿了。

江丰不说话,站起来,走到外面,点上烟,擦了一下冷汗。

那个典坟竟然是江家的一个坟,那是守陵人的坟,江家守陵官到四品,就是那个四品官的坟,这个坟没有入到江家的祖纹里,是因为官阶过高,会方祖坟,就在会元弄了一个山,有三百多年了,五太爷带着他去看过,关于这个江文含,官到四品,一个山一个坟,那是一种官坟的官式葬法,五太爷跟他说了,江家人知道这件事,但是这个坟是没有人知道的,除了五太爷和他。

无名当竟然动了这个坟,让江丰万万没有想到,这样的大坟,不般人是不敢进当的,坟有坟相,坟也有坟凶,官到四品的坟,凶是大凶,没人去碰。

江丰再进去,江玲看了一眼江丰。

“这个我知道,但是现在就情况而看,是冲着莫青而来的,就是说……”

江丰摆了一下手,也明白了。

“江喻,以后江玲不在的时候,你管理。”

江喻点头,江丰摆手让他出去了。

“玲玲,怎么办?”

“看来无名当的主事是要莫青。”

江丰也明白,也清楚。

“那我要怎么做?”

“舍。”

江丰不同意,他心里不舒服。

“你没有选择。”

江丰不说话。

江玲也不说话了,这种选择对于江丰是难的。

“我不逼你,你跟莫青谈。”

江玲走了,江丰在地下村呆了一夜,早晨回去,眼睛通红。

江丰进莫青的房间,坐下。

莫青的眼睛也是通红,看来是没睡好。

“我不会放弃你的。”

江丰说。

“哥,我也不会的,我们永远在一起,不管怎么样,你别放弃我。”

江丰是不会放弃,可是现在出现的情况就是江文含的坟,被典了,这是可怕的事情。

江丰想想,把事情说了。

“小丰,你不用担心

典坟  169.第一百七十章 砸当

,我不会见无名当的主事,但是我有办法。”

“青青,我看别和无名当折腾,我们答应无名当的条件,不管是什么。”

“小丰,江家的祖业,这个不可以。”

江丰的汗下来了,那么就是对无名当较量。

江丰想到了管当,管当一直没有消息。

无名当对管当没有动作,大概是在忙着这件事。

江丰给管方打了。

管方和江丰在二十四层旋转餐厅见的面儿。

“管主事,你的说联合的事情,还算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江丰的汗都下来了,对于无名之当,江丰是害怕的。

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“当然有办法了。”

“我想知道?”

“对不起,不能说。”

“那我怎么跟你合作?你没有走真诚。”

“不是,管技不为外人所知。”

“那我做不了,胜算多大,不知道,江家是三百多口人,那是人命,我不能开这个玩笑。”

管当犹豫了,想了很久说。

“可以告诉你,明天天黑后,你去管当。”

“在什么地方?”

“管家大院。”

江丰不说了,管家大院其实,并不出名,但是管家大院死过很多人,这个知道的也并不多。

江丰第二天,天黑后,进了管江大院,江丰进去就站住了,在他眼前,就是树,一棵接一棵,江丰站着不动,他心里想,管方,NTMD的玩武林呢?

江丰叫,没人出来,他琢磨着,这个管方到底要玩什么呢?

树消失了,管方出来了。

“这是意动,你想不到吧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无中生有,事实上没有这些树,意行而动。”

江丰的汗下来了,管当是大当,果然是神出鬼没的,管当敢跟无名当叫板,大概也是这个原因。

宝鸡治疗宫颈炎医院
济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苏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北京京城皮肤医院治病效果好吗
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电话多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